彼岸_慕柒

【快新/柯基】「小甜饼」这大概是基德唯一会接受的也是柯南唯一会判的刑法

【啊啊啊好像写流水账了啊写的内容又多又不好看】

#ooc属于我

#希望看完然后点亮红蓝两大护法(什么鬼)

#大概是个小甜饼

#听了歌(来来来去听一下恋爱裁判吧)后的脑洞产物

#前面剧情有幼稚的地方文笔很迷

#此文还算很长,前面不怎么甜请耐心看完

都ok就请往下☞

那个曾名扬日本的高中生侦探,被害变成了小学生,借着青梅竹马的父亲————侦探能力真心不怎么样的毛利小五郎之口继续破案。这件事是在座的我们都知道的。

工藤新一,哦不柯南表示他并不喜欢现在的模样就算再可爱也不喜欢。

一开始他只是在担心如何跟小兰解释或者说欺骗她后如何不被认出来。当然他那时候还以为自己是个一直喜欢青梅竹马的直男。

可就在前天,他突然发现一个更为致命的问题:体力。

变小了,智商这种内在的东西确实不会变,但行动的速度明显会慢,毕竟每一步迈出的距离都小很多了。

这样一来,一旦被速度快的成年人追杀,而且自己还落单的话,几乎是必死无疑。

很不幸的是,他前天就遇到了这么一件事。他不过只是离开了大部队一会儿,平常这种事他又不是没做过,但就是被插到空追杀了。

他们有很多人,直接一路追他到了附近一栋废弃的大楼里,这楼是因为建筑不稳内部倒塌才没有用,里面自然乱的不像话,而且到处是“断壁残垣”,一不小心就会被划出一道口子。

那一天是怪盗基德预告之夜,他去办案,是深夜,再加上这个鬼地方的窗户大部分大部分都被遮的严严实实,他只能凭着眼镜的一定夜视功能到处寻找落脚处,偶尔踏着一些杂物飞跃,像极了电视剧里的轻功。

不过他可没有这个闲心去欣赏自己的姿态,要知道后面可是一群满脸横肉体力过人还每人端着一把枪的大汉。

尽管有过体能训练,也有博士的一点外挂,但和那群经过专业训练的人一比,简直是渺小,就像蝼蚁一样不堪一击。

他很少有这样担心,自己的体力已经濒临透支,还不时有子弹擦肩而过,只能边跑边回头。

糟了,他脚滑了一丢丢,被敌人抓了个空档,一颗子弹一下子击穿了他的左肩,另一人也趁机把子弹打到可以反射的物体上,直接把已经受伤的肩膀刺了个对穿。

看来这次来的并不是拥有光头强枪法的家伙。两颗子弹一齐打中,这种程度的痛是连他这个意志力超强的侦探都无法忍受的,更何况他还是小孩子身体。

他几乎已经立不住脚,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继续走下去。

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无暇思考,只是慌不择路地左冲右撞。这也这也正撞敌人下怀。

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真相————他走到了一个死胡同,已经彻底被包围了,根本无路可逃!

该死,这样下去会真的不声不响死在这里的。像是做着最后的挣扎,他用小孩子稚嫩的声音委屈巴巴地说道:“我,我只是个小朋友而已啊,好可怕,叔叔们为什么要抓我,好疼……”

还真是精分一般的演技,奥斯卡就该颁给他。

“少来了,装可爱这一套对我们已经不管用了。”领头的男人发出了冷笑,“虽然不知道你是早熟还是怎么样,区区小学生居然有这样的智商,但你已经不止一次导致我们的老大计划失败了,所以,你认为你还能活多久?”

“就是就是,只要杀了你我们就能升职加薪了。”旁边的男人露出了十分欠揍的表情,立刻就收到了领头人的暴栗。

“我允许你说话了吗?”那人语气蛮不讲理,“放心吧,我们只是很认真地要杀了你而已,不过我们还不至于那么坏,如果这么多枪同时打中你的话,血会在几秒到十几秒流尽,到时候你就可以下地狱了。放心,不会疼的,请不要惊慌。”

见他的鬼去吧!怎么可能不惊慌,他现在可是面对着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的威亚,而且他们居然要同时开枪杀了他。他们是认为侦探的身体里都没有害怕神经是吗?!

“那么,你没什么话要说了吧。”

“那好,三,”

“二,”

还未等一字说出口,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呛人的烟雾,除了柯南的人都开始咳嗽。

哦他已经免疫了,这烟雾弹真是熟悉的配方。

“Ladies and gentlemen.”真是熟悉的开场白,

烟雾快要散去,大家的眼里出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这样一闹,一半的枪口都刷刷指向了新出现的人。

当他们终于认清了来者是谁,“喂,我说。你一个名满日本的怪盗,和他好像是站在对立面的吧?为什么要救他?”

对方倒是觉得这话蛮好玩,抖了抖披风,转过头,“拜托,我有说过我是来救他的吗?”

这话倒是让在场的所有人懵了一下,按照套路,这样出场,不是来救人的。还能是来干嘛的?

“那么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你到底清不清楚我和这个家伙的关系。”

“唔……敌人。”

“不不不,不只是敌人,是宿敌。”

“几乎每一次我的大行动他都会来现场,就好像他的敌人非我不可似的。”

“要知道我应该算是个反派吧。他这么做我还能觉得很开心不成?你是不知道,我都快烦死了。他这个人真的是讨厌至极。要是哪一天,我的行动他能不来捣乱了,那该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

“所以……”

“所以我这次可是作为你们朋友的身份来的哟。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不过我还想问你个问题,你们的老大给你们的目标只是杀了他对吧?那么死后的身体,我能不能带走呢?”

“是的,没错。我们都目标只是确保他不再活在这个世界上,其他的我们不管。不过……你要他身体干什么?”

“那当然是因为我太恨他了,像他这样的人就是下地狱也不能让我感觉痛快,所以还有什么事情比遗体还要拿去做科学研究更恐怖更痛苦呢。”

“这……好吧。”“那我现在可以动手了吧。三……”

“哎,别这么心急嘛,等等。”

“又怎么了?”

“其实你们和他并没有直接性的仇恨对吧?你们只是想完成你们的任务,对吧。既然这样的话,不如让我来杀了他吧,不然的话,我觉得不能亲手杀了他真的很不解恨呢。”

“哈?”

又是还没能完全理解这句话,又一个烟雾弹扩散开来。搞什么鬼?

然而,在这雾快散的时候,“砰!”传出一声枪声,干净利落。

听到烟雾散完,他们看清那个上一秒还妄图作者挣扎的孩子已经躺在那里,太阳穴中了一枪,血浆往外流着,再也不动了。

我的天!开枪比我们还快!那些少来追杀的人都难得默契的在那里愣住了。

“不要认为我老拿着一副扑克枪,就认为我不会用真枪杀人了。”那人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毫不在意面前那个“惨死”之人。

“好了,现在你们大可以上前检查下他还有没有气。然后回去通报你们的老大,任务完成。该拿奖的拿奖,该升职的升职,没有你们什么事儿了。”

“…………哈哈哈,果然是同道中人啊。”那个领头的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两个世界级戏精耍的多么惨,只是摸了摸心跳,探了探呼吸就欢天喜地地呼着那群人回去了。

就算枪法准了一点,依然笨到无可救药嘛。怪盗基德默默的嘲笑。

随后像是为了把这场戏的真一点,他又编造了一大段,他自己都觉得玛丽苏的,好像柯南欠他几个亿的话在那里自言自语着。

直到确定他们不会一下子又回来。“喂,我说名侦探,人都走了,你还要在那里躲多久?”

“利用烟雾弹的时间,把我换成一个粘上血浆袋的真人比例人偶么?”一个幼小的身影拖着自己的身体,蹒跚地从一个黑暗到几乎不被注意的角落走出来。

“对呀对呀,不知道这场表演,名侦探看的还高兴吗?”这样的话,已经死了,就算人偶没有呼吸也不会被怀疑呢。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又要来救我。”

“啊这个啊……等等,你!……”他注意到了他极其不好的脸色以及正在汩汩流血的伤口。

小孩子身体的凝血系统本来就差,再加上他刚才一直在剧烈运动,现在已经因为贫血,而脸色发白了。

“我去!他们还真是狠下心下手啊。是不是人啊?!”刚刚还嬉皮笑脸的表情和本来要说出来的话都被他强行咽下去了。

是的,你们没理解错,kid就是心疼了。

“别动,”他蹲下来,从衣服里面掏出了消毒药水和绷带,难得认真的样子反而把柯南吓了一跳,“不包扎会感染的,你忍一下。”

说罢开始解他扣子。

“喂喂喂你等等你要干嘛!”柯南一看他这动作立刻就不淡定了。

“噗嗤……emmm我说你不会是不仅变小了身体,而且还变成女孩子了吧。不脱上衣怎么给你包扎?这么害羞?”

“谁。谁说的,我才没有。”不得不说真的挺可爱的。

过了一会儿……“嘶啊……疼……”

“不疼才怪好吧,要是再偏一点你这条手臂就废了。”

消完了毒,开始扎绷带。距离一下子拉的很近,柯南不回头就知道,因为那时真的太安静了,两个人的呼吸声心跳声夹杂在一起,太过清晰的在耳朵里回响。不行,心脏快受不了了啊。

“名侦探?”打破僵局的果然是他。

“啊?”发呆状态下听到有人叫他,下意识就转过了头,结果就一下子撞上了那人的鼻尖……

我的天这么近的嘛!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他又迅速转过头。啊啊啊工藤新一你可是个双商(确定?)都极高的侦探啊,怎么一遇到他就变纯情少女了啊!?随时随地脸红啊喂?!

对方倒是觉得饶有趣味,“你知道汉语吗?”

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知道,是一种还挺优美的文字,准备空下来研究一下的……怎么了?”

“啊……啊没什么……就是问一下……”

不过就暂且不提他的衣服里到底能当多少东西不沉吗?他到底是怎么想起来要带这个的,是一直都带着还是……“我说,包扎也是你作为一个怪盗魔术师的自我修养吗?”

“嗯……啊?这个啊……你还记得之前你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吗?”

“……你为什么要救我?对,你还没回答呢!”

“那我觉得我接下来的话可以直接回答两个问题。……其实,还有一种职业,也是处处充满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受伤需要包扎,而且这种职业歌怪盗针锋相对。”

他说的……不会吧……

“所以说这可以是我作为一个怪盗魔术师的自我修养,也可以说是作为一个侦探的男朋友的自我修养。”

哈??这算……间接性的……那啥了吧……

气氛好像尴尬起来了,一下子没有人再说话。

几乎是刚包扎完,就听到一阵刺耳的警报,夹杂着先前那群大叔的哀嚎声和人之间交流的声音,这个地方什么时候来这么多人了?他望向那个一脸:我才不会告诉你是我千方百计用不暴露自己的方式叫他们来的呢的人,莫名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呐,名侦探,看在今天我救了你的份上,不会抓我吧?!那我现在可不走不行了,记得还是去正规医院处理一下。还有……后天见。”

他根本就没来得及想他说了些什么,那家伙就又在烟雾中消失了,还……塞给他一个硬硬的东西。

他看清那是他今晚的目标太平洋之泪——一颗有黑泪痣的美丽蓝宝石。还有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条。

他自然是要看的,可这时候毛利小五郎他们已经过来了,只好先一下子把它藏进口袋,把宝石握在手心。

之后去了趟医院耗了不少时间,这可真是惊险过了头的一天!柯南表示他的体力还没恢复呢,只想好好睡会儿。

就在他脱外套准备睡觉时,那张纸条飞了出来。哎呀,差点忘了。

不过他不看还好,一看就注定一夜无眠了。

这……分明就是那个家伙用自己玩世不恭玩笑般的语气努力装正经写出来的一封……情书。

对,情书,还是写给他的。

具体内容如下:
后天晚上我将偷走天然成玫瑰形的红宝石“安娜托利亚”
和……你的心
我也真是搞不懂我怎么会喜欢上你
大概是因为你变小了真的太可爱了吧
不过
决定权都在你手里
后天晚上
顶楼天台见我
无论你是选择接受我
逮捕我
又或者继续这场侦探和怪盗的游戏
我都会无理由接受的
那么就期待能在后天看到你可爱的小脸哦
————怪盗基德

后面画上了熟悉的标志,还添了个粉红色的爱心。

如果是个正常人收到同性人这样表白只会觉得恶心吧。可是柯南居然没有那样,他甚至有一点点……开心?

看来今晚别想睡了,得好好重新定位一下与他的关系。

【另一边  黑羽快斗宅】
灯全都熄了,但床上的人又何曾有过睡意。

啊啊啊今天是不是做的不太好会不会把名侦探吓到了啊他到底有没有看那张纸条会怎么选择啊啊啊!

果然在装的那么帅的样子,在他面前就怂了啊。

还真是在不同的地方,但同样想着对方。

【两天后】
柯南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被拉到了现场。

是的,他这两晚上都没怎么睡,大概是因为晚上的氛围太适合想这种事了又或者是别的什么,他只有在来的车上补了一会儿觉。

不过他一开始还是对这件事半信半疑的态度直到今天中森警官真的收到了预告信。
wo   ai   ni   ,ming   zhen   tan
今天晚上我将接着取走“安娜托利亚”和另一件对你们而言或许不重要的物品
怪盗基德参上

话说这个字谜他们还破解了好半天没破出来的说。最后我想到了那句“你知道汉语吗?”原来这句话是提示啊。不过这次我还真就不能说出破解过程啊,啊啊啊这都是些什么啊!

以上为柯南的内心想法。

话说这两个晚上他也想明白了许多事。

他发现,自己和小兰只是一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感情。就是那种自己结婚了她可能会哭但那只是因为舍不得,还会夹杂着祝福,但是绝对不是爱情,不会去劫亲。

他发现,自己和灰原哀,也只是一种惺惺相惜,同病相怜的感情。她或许也只是喜欢这一点又或者是喜欢自己的头脑,但绝对也不是爱情,总之她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呢。

而对怪盗基德……他竟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形容了。他是自己的……宿敌,本来应该是恨,但是,业火的向日葵的时候,自己却根本就不需要思考地逃离安全地折回去帮他,救他。一面对他,自己的引以为傲的大脑都开始停工了……所以,自己难道是真的喜欢他么?

而黑羽快斗又何尝不是,他和中森青子和工藤新一和小兰如同复制粘贴。

而小泉红子,她只是因为得不到,所以才病娇一般的想得到。但她真的很可怜,灰原哀之前还能表露真情实感,虽然她总会加一句“才怪”,可他红魔法的继承者不可以流泪,她的内心有美丽的宝石,可她必须冰封。总之也是值得深交的。

而柯南那个家伙,每次出了意外,比如天空的遇难船那次,自己几乎是下意识跳了下去,当时他不知道任何风向,甚至可能自己都有危险,但是……还是义无反顾的……按理说宿敌死了不应该更开心么?

【凌晨零点五十分】「顶楼天台」
柯南一路追着怪盗基德上了天台,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门人为性的关了,把其他人都挡在了外面。

那个家伙依旧是一袭白衣,当然也是有黑眼圈,站在高高的圆台上。

“呐,我就知道你会赴约呢。”依旧是那样玩世不恭的语气。

“先别说那么多,这几天我倒是一直有一个问题。你向来是只偷大宝石,这两次的目标是不是走偏了?”

“啊……难道不觉得这些宝石很浪漫吗?”

哈?这就是他的理由?那一瞬间柯南想起了那句“因为这样比较萌嘛”。

“那么,名侦探想好了怎么决定吗?”

“用得着想吗?我一开始就说了迟早要将你绳之以法。”

这句话一下子刺进了基德的心里。

对啊,这才正常啊。难道他会兴高采烈跑过来的接受一个敌人的喜欢吗?

一见钟情,两情相悦本就是童话,电视剧里的剧情,不可能出现的啊。

自己……到底在奢望着些什么……

自己大概是个奇葩吧,喜欢上宿敌,还傻傻以为对方也一样,他会放过我也只是因为我救过他帮过他吧。

自己……到底在期待着些什么……

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愣了足足有十几秒,他才强行把眼里伤感的情绪压回去,故作潇洒地一挥披风,“好吧,既然你这么决定了,我也就遵守约定乖乖的呆在这儿等着你的手铐和麻醉针咯。”语气中几乎听不出来他刚才有多么绝望。

可笑的是,他到现在还想着:没事儿栽在他手里我也认了。

不过柯南连拿起手表用麻醉针的动作都没有,“抱歉啊怪盗基德先生,我将要对你实施的刑法并不需要这些东西,当然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试试。”

“哦?”他翻身下高台,瞬移一般的直接把两人的距离拉到了几厘米,“我还真有点好奇是什么刑法呢?”

可以说是极度撩人的动作和语气,似乎代表了他这个怪盗的最后挣扎。

不过他大概永远都想不到……

想不到柯南居然略有深意的一笑,踮起脚尖,直接覆上了他的嘴唇。手臂爬上了他的肩膀,环上了他的脖子。

动作那样轻又那样笨拙。

本能的反应让基德一下子也搂住他,腑下了身。

直到两个人都快窒息了,才勉强停下来,但距离依旧近到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手也并没有松开。

不按套路出牌啊?按理说我等到的不应该是冰冷的监狱和正义的制裁吗?

所以这算是临死之前的最后安慰?

他不禁在心里冷笑着。

对方倒是很欣赏这人脸上难得一见的惊讶与疑惑,难得情商上线的勾起嘴角,来了一个特别撩人的邪魅一笑。

“你说的什么刑法都接受哦。”

————“那好,我,名侦探柯南今天正式判你‘有妻徒刑’,即时执行。”

·end·

Thank  you for your watch.

【好了知道你英文不好】

【啊啊啊啊写到手断了】

【我是很喜欢有评论的毕竟怕孤单谢谢啦】

评论(13)

热度(50)